爱奇艺庭审公开原告观影记录 大数据时代谁能动用个人隐私?

文章正文
2020-06-08 12:50

  本报记者 袁璐

  “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案”再起波澜。继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爱奇艺超前点播构成违约后,原告吴声威昨天突然微博发声谴责,称爱奇艺在庭审中把近百页个人观影记录拿了出来,感觉隐私被严重侵犯:“如果等不到爱奇艺的道歉,那我应该会递出我的传票。”

  庭审拿出用户观影记录,爱奇艺这么做合适吗?对此,多名律师公开表示,观影记录属于个人信息,未经授权和许可均不得非法使用。大数据时代,用户个人信息被大量收集、上传,但互联网平台提高网络信息安全保护意识,仍有一段长路要走。

  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被判违约

  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引发的消费者不满风波,终于在5个月后有了一个司法结论。去年12月,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针对《庆余年》推出超前点播。在该模式下,会员再次付费50元即可获得超前点播特权,始终比会员多看6集,该规则到期后,支持以每集3元的额外付费方式单集解锁。

  “超前点播侵犯了其作为爱奇艺黄金VIP会员的合法权益。”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声威表示。随后,他将一纸诉状递交到北京互联网法院。6月2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认为,超前点播构成违约,爱奇艺需向原告连续15日提供原告享有的VIP会员权益,被告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,诉讼费由被告承担,驳回原告其他请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被判违约,但法院并未否定超前点播这一模式本身,强调的是其不应当损害会员的已有权益。

  法院认定,爱奇艺会员服务协议中明确了广告特权和会员专属推荐的具体内容,不构成违约。服务于需求的产业模式应当被包容,在会员付费基础上,深挖需求,贴合用户,催生差异化、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,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,本无不妥。

  针对爱奇艺《庆余年》超前点播案一审结果,爱奇艺表示,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。“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。对于其他判决信息,保留上诉的权利。”

  近百页观影记录现身庭审

  对于一审结果,吴声威随即表示对判决的内容及法庭论述比较满意。但两日后,他却突然在微博上发声,称爱奇艺在庭审中将他近百页的观影记录拿出来了,“感觉隐私被侵犯得很严重,毫无安全感。”

  吴声威表示,关于自己的登录和观影记录,自己曾当庭询问过法官,爱奇艺是否有向法院提出申请及得到法院的许可,法院均给出否定回答。而爱奇艺的代理律师亦承认,爱奇艺擅自收集了吴声威的登录和观影记录。以上信息均被书记员记录进庭审笔录。

  “不只爱奇艺吧,其他视频APP也一样知道,就是还没放出来而已。”有网友表示,大数据时代,一旦有用户使用,就会有数据产生,平台也是基于此推荐“猜你喜欢”等内容。但吴声威认为,可以收集不代表可以查看,更不代表可以公开。

  截至记者发稿,吴声威的该条微博已获得近2万个评论,点赞超60万,“爱奇艺庭审拿出原告观影记录”一事旋即推上舆论浪尖。爱奇艺紧急发布声明,称一直注重保护用户隐私,在此前超前点播一案中提交的所有信息,都是根据相关法规和诉讼需要,仅向法庭提供,便于法官更好地了解事实。“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我们也申请了不公开质证,以确保信息不会流向任何第三方。”

  运营方无权擅动个人信息

  对于爱奇艺庭审公开原告观影记录的做法,记者发现,一部分网友认为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上并无什么敏感视频,所以对观影记录可能被曝光表示无所谓,而另一部分网友则愤怒地表示,即使观影记录的内容再正常,也不应该被公开。

  大数据时代,平台是否有权动用你的个人浏览记录?对此,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学平认为,用户的观影记录包含了原告的生活轨迹和个人喜好,不为公众知悉,具有人格利益,既属于个人信息也属于个人隐私。“不论是据《网络安全法》,还是据最新的《民法典》,个人信息未经授权和许可均不得非法使用。爱奇艺擅自将之用作诉讼,侵犯了原告的个人信息,构成新的侵权。”

  “这件事我反感的是网络平台无视法律和用户权益的傲慢与侵略性。”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?嫔奖硎荆?塾凹锹际窃?娴囊?叫畔ⅲ?淙换崃舸嬖诎?嬉盏氖?菘庵校??淳?ǘǔ绦虬?嬉瘴奕ㄖ苯酉蚍ㄍヌ峁??词谷衔?斜匾?梅ㄍブ?ぃ?灿Ω孟蚍ㄍド昵牒笤俚魅『吞峁??/p>

  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,平台擅自收集、动用个人信息屡见不鲜。马云也曾在演讲中表示,在大数据时代,唤醒用户数据就等于拥有一处“金矿”,掌握大数据就等于把握住了商业“钱脉”。但这并不等于平台可以对其获取的用户信息擅自获取和使用,对用户个人隐私保持敬畏,很多互联网平台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(责编:李栋、值班)

文章评论